河西走廊六游,深秋卡额济纳夕阳下的胡杨奇林
在额济纳“黑城弱水胡杨风景区”,我们匆匆游览了黑水市的风景名胜区,天已近黄昏。由于同伴们的催促,想看看景区内最受欢迎的红树林日落,他迅速上了景区的摆渡车,赶往奇林景区。
 
说到奇林落日,总是受到驴友们的追捧。这可能与伊津奇林的当地环境和胡杨林“活一千年,死一千年,死一千年”的当地环境有关。
 
所谓“活千年不死”,实际上是指植物适应沙漠环境。它发达的根系,只要你给那么多的食物,你就可以展现出他的多彩魅力。胡杨顽强的生命力,是对“活千年”精神力量的追求和寄托。
 
所谓“死后一千年”。也许很久以前,这是一片绿洲,生长着一片胡杨林。绿洲周围的沙漠不断被大自然吞噬。当沙漠掩埋胡杨树到一定程度时,胡杨自然枯萎。然而,胡杨周围的沙漠严密地保护着被自己吞噬的枝干,依然挺拔挺拔。也许这是对千百年来沙漠与胡杨抗争的英雄悲悯精神的最好诠释。
 
所谓“千古长存”。在死亡之后,胡杨树的枝桠也被洪水吞没。因此,胡杨创造了一个精神凤凰涅盘和永恒的生命传承。
 
纵观整个景区的构成,正是千百年的自然关怀,形成了额济纳独特的美景。从低洼脆弱的河岸到遍布沙坡的胡杨残体的全过程,这片奇特的森林展现了最原始的生态生命,揭示了顽强繁衍的生命源泉,诠释了自然规律。同时,正是这样一片防护林,有了胡杨的义无反顾的保护,额济纳旗绿洲的生命将延续下去。
 
暮色中奇怪的树林突出了“奇怪”这个词。你为什么有这么好的风景?你一定会看到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皮影戏。奇怪的树林就像皮影戏中的光影涂鸦效果。然而,与舞台上的“皮影戏”相比,额济纳《怪林》的皮影效果更为生动。
 
在“奇异森林”里,在光的作用下,你仿佛进入了一个立体的空间,一个鬼世界。在折射或光照条件下,白沙上覆盖着各种枯死胡杨的树干。各种肢体语言,仿佛在诉说着自己千年的故事。
 
随着红火的太阳慢慢西沉,光线也逐渐减弱,这也导致奇林的光效发生变化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随着光影的变化,相机镜头会在红色夕阳的映衬下形成各种剪影效果,让你美艳动人。
 
夕阳滴下鲜血,天空是红色的。微弱的落日,摇曳了半天金光。沙漠向蓝天望去,枯树望着夕阳,形成了一道风景线。随着西边的夕阳,等着看夕阳的旅客们也开始沸腾,形成了奇树造型与人体相互映衬的幸福景象。

脉冲余晖从胡杨中飘出,不知不觉中,一抹夕阳隐匿在沙漠的天空中。“死后千年不朽”的胡杨的遗体仍守护在荒凉的沙漠中,默默地向远方的客人鞠躬。这是天籁之音,金白杨。